亲爱的用户您好,今天是
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

魏杰:2019年走出“去杠杆”误区

薇薇新娘原创作品 拍摄时间:2019-03-29 19:48来源:


    稳金融第一件事是调整去杠杆政策。2018年有个重要政策就是去杠杆,我们的杠杆率确实比较高。
 
    这样加起来整个社会的总负债是GDP总量的250%,即杠杆率是250%,跟国际标准比确实偏高。国家定的去杠杆的政策没错,但在操作过程中出现两个失误:
 
    策一个失误是力度太大了。一下子要在很短时间里完成去杠杆,导致企业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,整个经济出现问题,所以2019年估计要大幅度调整力度,去杠杆的力度不能像2018年这么大。怎么控制?所谓的控制好力度,不是1年去杠杆,最起码得3年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这3年时间,把杠杆率从250%降到200%。如果这3年时间还达不到要求,再用两年,到2021年、2022年用5年时间把杠杆率降到正常。所以2019年企业资金紧张情况会大大缓解。
 
    第二个失误是一刀切,所以2019年强调结构性去杠杆,不再一刀切。谁的杠杆率高?一是国有企业,国有企业明显杠杆率比较高,所以企业去杠杆重点是国有企业,不是民营企业。最近银行的报表显示国有企业新增储备的速度已经被控制住了。实际有两条办法,一条是几乎国有企业主管部门都给国有企业下了死命令,必须把杠杆降到多少,很严格。第二种办法就是市场化的方式,2018年正式宣布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对国有企业负债不再搞刚性兑付。现在主要是存量怎么办的问题,2019年国有企业债务存量要和改革联系起来。首先是确定主业,主业确定之后非主业资产必须变现,变现的钱不能用于投资,必须还债。另外一个解决国有企业债务存量的方法是在2019年加大力度推动混改工作。
 
    另一个重点是地方政府,地方政府现在负债率太高,尤其一些欠发达地区现在根本没法还债,所以去杠杆的重点是地方政府债务。2018年我们的办法是把增量部分控制住,最近看银行报表,地方政府借债的新增长速度已经控制住了。主要靠3个办法,一个是把开发区贷款直接掐断;第二条是PPP项目进行全面清理;第三条是未来干部提拔调动任免的主要指标是负债率,负债率提高不是提拔的问题,是就地免职的问题。现在主要是存量怎么办,尤其是经济不太发达的地区存量怎么办是个大问题。地方政府还债就靠两条,一个是税收,一个是卖地,税收基本还不了债,因为我国36个省市自治区,只有6个向中央交税的,大部分自己养活不了自己。现在地不好卖,不断地流拍。所以2019年比较难办的事情是地方政府的债务存量怎么办,从现在调研的情况来看思路还不太清晰,但是2019年去杠杆的思路清晰了,就是不再搞“一刀切”。
 
    去杠杆政策不仅国家思考,企业也在思考。企业家是怎么看2018年的去杠杆问题?我在调研中大家谈了3条教训。第一是杠杆确实不能太高,高了等于自己找死。第二个教训是不要把债务资金和资本金等同,要搞的话也是找死。第三是不要过度扩张,过度扩张的结果都很明显。因为欲望无限,但是能力有限。所以2019年经济政策调整是去杠杆要做重大调整,这对缓解经济压力有巨大的好处。